レモン

Butterfly He LOVED.

写给你看的矛盾与脆弱

怕自己心软忘了找你算账,本天下第一小肚鸡肠的人开始就此落笔。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五十九分,你不知道是打游戏还是睡觉去了。我在剧院门口的沙发里打盹,这个咖啡店美式调的稀烂,在接到纸杯的瞬间我在思考如何谋杀面前的小哥,后因过于疲惫,就此打住。

  不要对我说谎。我大声重复一遍,不要对我说谎。

  时常觉得你不需要我。你是一个过于独立而完整的个体,而恋爱只是你用来摆脱单身身份的一种方式,一个遮掩的标签。究竟喜欢我什么?我是你的标签吗?还是说我俩这段关系是两个人的自我陶醉?

   感觉自己过度需要你,可你似乎在把和我见面当成一种负担,一种会消耗你活力的方式。有朋友提醒我:你应该是不缺女朋友的。当时我不以为意,现在想来有一点点,就一点点的难过。

  之前和你生过一次气。当时是想请你和我最好的两位朋友吃个饭,但你说时间有,可是没精力。我其实气到话都说不出来,把qq关了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和朋友聊天,调整过来了以后觉得得多做一点事情,去背单词并决定不回你的消息。晚上你发现我生气了,来问我,我顿时消了气没说出真实的原因。

  现在炒炒冷饭还能砸吧出点儿难过来。

  通过和朋友的交流,我深知自己性格上敏感而多疑的部分。我试图对你坦诚,对你打开自己百分之百的角落,忘记害羞也忘记难过。但我忘记思考了一件事情:你需要百分之百的我吗?

  心里难过久了,就会慢慢把壳闭上了。之前这个过程相当短暂:三个月,两周,一周。我好怕我们就此疏远,但我忽然也没了沟通的力气。爱需要坦诚,更需要勇敢与相互对等的欲望。

  我看见你回我的消息了。但我现在很难过就不回了,原谅一下此刻的脆弱吧。谢谢。

你常常让我产生出一种不想见我的错觉。



三段论

  吻痕,酒精,你。

  深夜又一次失眠。现在是凌晨四点十五分,我打下这三个词。它们具有递进关系,之间的联系是我的依赖程度。

   莫名感到惊慌,莫名痛恨自己。提到未来内心理应充满向往,蓬勃野心充满朝气的情绪,就像那天我们面对着百家湖的落日说出的话一样。

  在一起一个月了,进度像是被按下了快进键。那分别呢?是不是也会被按下快进键?我真是爱极了你的坦诚,那我的坦诚会成为你的重担吗…会吗?其实我是希望你吃醋的,我巴不得你此时此刻浸泡进醋坛子,问我和我跑步的是谁,问我前几天和我吃饭的发小是谁…不要对我太放心,我会觉得自己的爱在逐渐失衡。建邺区一霸后悔得不行,怎么没抓住互相坦诚的机会问一问你的前女友是谁,你们的关系性到了哪种地步。你会渴求我吗,就像我此时此刻流露出的脆弱一样。

  老南,对我再任性一点吧,能对我再任性一点吗?

  吻痕,酒精,你。吻痕令我莫名地安心,酒精让我昨晚在街头傻笑着给你发语音。想见你。

她向着自己的夏天用力奔跑。


禁色

  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打下这行字:我要来吻你了。

  一定是飞奔着去见你的。化着妆,没戴眼镜,穿着我最喜欢的那件露了肩的裙子,在人来人往的车厢里反反复复摆弄着刘海。在地铁站见到你的那一刻心跳就开始失衡,新街口天光万顷,你在站口等我,掌心温暖。

   该找个什么借口来吻你呢。

   什么环境都可以,空旷的街头也行,但最好是密闭的房间。慢慢摘下你的眼镜,放任身体一寸寸柔软下来。会睁开眼睛偷偷看你,触摸你的胸口,确认你是不是和我一样有一点点紧张,确认你的心跳。我喜欢你的嘴唇,它们很软,有一点点粗糙,有人说过你的嘴唇很适合亲吻吗?我想当第一个这么说的女孩。

  有人说长时间厮守并非爱得长久,而是在不断地重新爱上一个人——还挺有道理的。因为我知道,每一次你低下头来吻我的那刻,胸口会绽放崭新的悸动。所以我要与你接吻,去他妈的电影,我在这里打下了这行字:我要在你最喜欢的那个桥段不由分说地吻你,用力吻你,此后看见这部电影必将回忆起彼此滚烫的体温。

  今日处暑。冬天我对你心动,春天我写了封漫长的告白,夏天我把它交到了你的手里。多好啊老南,我们在夏天相爱了。在二十岁独一无二的夏季里走到一起,去期待新的未来。牵着我走吧,不论多远,记住我的体温和我的吻。希望我能让你幸福。

 

深夜多疑录

  我开始构想千万个故事以及分开的理由,大多是以刻意夸大的缘分为开头、琐碎生活压垮自己为结尾,无一例外的Bad Ending。想到最后我开始恨自己的多疑、易怒与内敛。妈的,词不达意真的要命。

  以前最痛恨的就是打电话,能打字语音就不许给我打电话。上了大学第一次体察出距离的遥远,打字不足以填埋心中沟壑和大把大把的苦,电话出来了。现在我在等你的电话,ipad那头活像个怨妇。强热带风暴降了个级,你打来电话而我在发呆。窗外雨声破碎,与我此刻打下的文字如出一辙。

渐渐感受到了差异性与彼此性格上的一些弱点。

 

 

  扒拉这个博客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篇日记。那天是年初,我正好才和你打完电话,通宵,兴奋又累得一比吊糟。冥冥之中我觉得得用笔留下些什么,去记录我和你之间的一些琐碎。

  什么时候会把这个博客告诉你?不知道,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让你看见,我也会害羞哎。所以得找一个没什么人认识我俩的角落,偷偷写,偷偷记,都是我的小小快乐。

  和你做什么事情总会想到冥冥之中,无形的线牵引着一系列的相似与巧合。比如说在咱俩认识的第一周,你就喊我去音乐会?那时候我正在和期末殊死挣扎,拒绝了之后在想,不巧,天公不作美。心里隐隐觉得可惜,第一次碰到愿意和我聊渡边淳一的人,就这么错过了。

  1月1号那天我在听山阴路的夏天,评论有云:“听李逼的歌想起来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和你在一起。”忍不住打下一句放他妈的屁,我偏要勉强。但心里还是失落得一塌糊涂。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儿想笑。

  5月份也有件神奇得不得了的事情。当时去看《漫长的告白》,有个活动:邮筒投信,二轮之前开箱念出来。我怀着侥幸心理去投了一封,自个儿都不记得写了啥。7月狼哥和我说:你信被念了,快去看看。我惊了,吓傻,怎么回事啊,我已经在心里放弃了五百万回了,怎么还有这种公开羞耻play的???几千封里挑中我,算不算命中注定?我写的自认为还挺俏皮,季森念的像是我痛苦万分…还念错了一个字。

  现在把这封信打下来。好羞耻,宛如公开念我的小学生日记。

  “老南:

        展信佳,见字如见本人美貌。

        年后许久未见,忙得消息也没看几眼。五一假一放,见了你发来的消息,大惊,手机脱离掌心自由落体,发出匡的一声巨响。遂大喜,过程极傻,不再详述。

       认识你是因为一年前的市场调研,记住你是因为你到的贼早,我原本以为像自己这样过度守时的应该没人了。嚯,偌大个金陵城碰见了你,两个相似的灵魂就此相识,巧得跟小说似的。你很好,很有趣,喜欢这种磨人的情愫让我的言语系统就地作废。朋友问我,你喜欢老南啥啊?我想了一阵,说了半天,全是咱俩出去逛的琐碎。嗐,你就是特别好,幼稚的那面也能看出点可爱,我整个完蛋。好几次都想让你多陪我看几场电影,充当变傻损失费。

      暗恋是双刃剑,放大爱的喜悦,也让痛苦纤毫毕现。常常给你写信,写着就想,干脆说了得了,告白嘛,不就是告白嘛。落笔时纸却忽然有了灵性,一句喜欢变得生涩又难下笔。更多的是害怕,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你跨年时说愿咱俩二零一九有缘,既然这样,我便把这句话交给命运之中冥冥牵引的线, 它已经牵着咱俩相知,相遇。就这一回,我在此怀着近乎于孤勇的心情,轻轻地、温柔地落下这一句:

       愿为西南风。

       最后祝你一切都好。看不懂是你傻。”

      窗外有西南风吹过啦。其实我写这篇博客是想说咱俩都是吹管的,这么巧。话唠本唠。

【剧】7月补课记录

19.7.9



  老子!!终于!!!看完了法扎!!!!萨flo好病娇啊,冰棒歌也太美了(。全剧最爱杀杀服你,因为我听这首垂直入坑的,就比较偏好它一些。说实话剧情方面我觉得编排得好理想主义,莫扎特哪有这么幸福,这个倒霉蛋是自己作出梅毒挂掉的吧!!但歌很好听,没弯太可爱了…


  本日我与laurent陷入爱河( tu es magnifique😭😭👍


  随手补了一些神奇的偷拍版本,最服的是11年的法国末场,集体放飞太好笑了。皇帝掀起床单后发现里面藏着个做bj的dove可还行,康康文胸掉了直男小米眼疾手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www还听了K少的甜痛,从补怪医时就觉得这个男人很神奇,hyde本hyde,唱啥都是hyde…


19.7.18


  看完了法亚瑟,重温了唐璜,补好了come from away。唐璜这五毛特效真他妈丑,明明歌那么好听。


19.7.19


  因为听到了lolo和pf合唱的belle,决定重看一遍我万般嫌弃的nddp…感受和第一遍无异。对这部剧最大的不满在于和原著主旨呈现的出入,以及部分唱段没有鲜明的旋律。奈何大教堂时代、belle和lune旋律过于动人…布叔天下无敌,本剧中最爱的就是诗人,他的歌声是金色的,融入一切却无声高悬于天空之上的。陷入爱的多情,审视世间怜悯,全部都淋漓尽致。初版各个角色都堪称完美,心里打下烙印后很难接受别的版本了…有一点感受就是,自己也在慢慢变成那种难以接受变化的人?还是说现在的呈现在退步?我不知道。但我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看的剧还是太少了,得多看多想。喜好固然存在差异,可也不能跪久了站不直。


【剧】奥涅金以及观剧随想

  之前强行给姐妹安利奥涅金时,试图去分析话剧和普希金呈现出的奥涅金的差异。大概整理了一下,概括起来两句话 :原著奥涅金的命运是必然,话剧该人物深度不足,瑕不掩瑜。

  借用冯春老师的序言,首先描述一下《叶甫盖尼·奥涅金》创作的具体时代背景:“一八二六年,十二月党人起义失败后不久,新沙皇尼古拉一世为了诱使普希金为宫廷唱颂歌,采取两面派手法把普希金调回莫斯科。尼古拉一世装出一副“仁慈”的面孔,向诗人保证,他将自上而下实行十二月党人提出的一系列改革,而实际上,尼古拉一世的统治却比亚历山大一世更黑暗和残暴。尼古拉一世的阴谋并没有得逞,普希金并没有被收买,相反,他在历史的严峻考验下,磨炼得更加坚强。他在一八二七年所写的著名的《致西伯利亚的囚徒》一诗中,表达了他对十二月党人的深切同情和支持,表示他将继续坚持十二月党人的革命思想……《叶甫盖尼·奥涅金》是普希金最重要的作品,它展示了俄国十九世纪头三十年的社会生活,塑造了普希金一代‘十九世纪青年’的典型形象。”

  在这个大背景下,奥涅金像是普希金身上一小部分的缩影。普希金对于叶甫盖尼·奥涅金的塑造具有强烈的的悲观主义色彩——“无用的一代”。但普希金也在作品的最后几章中完成了由浪漫主义向现实主义的改变。诗中的奥涅金英俊而沉静,具有十九世纪俄国贵族青年的一些特质:不满于沙皇暴虐统治的现实,内心有着改革的激情。良好的教育基础使他才华横溢,但也使他脱离底层,改革脱离实践也脱离实际,注定要被失败折磨。诗中也有他在退居乡村时对于农民改革的描写,但他并不被买账。反观奥涅金的身世也堪称坎坷:身为落魄贵族,家道中落,饱受屈辱且流离失所。从上层社会跌落到宁静乡村的他,内心封闭且孤独,患有抑郁症更使他寡言。

  奥涅金身上始终萦绕着一层抑郁的面纱。早慧与曲折经历压迫得他对生活毫无兴致,而他对塔季扬娜的爱也并非“轻浮”二字可以囊括。在宁静的乡村,面对塔季扬娜炽热的爱语,他的拒绝傲慢却真实:他为塔季扬娜心动,但心动与爱有别。此刻的他并无心爱人,少女的真诚在他眼里更多是不经世事打磨的青涩。奥涅金的拒绝是这个人物的必然抉择。而当他游历世界,重返圣彼得堡交际圈时,塔季扬娜再次走入他心房——褪去青涩,沉静优雅。他的追求一波三折,屡遭拒绝,甚至使他疾病缠身。就在炽热的爱意渐渐褪为恨意时,他再次登门拜访,却无意间发现塔季扬娜热泪盈眶,反反复复看着他的信:“但凡您对我仍有一丝怜悯,都不该在我面前跪下……我爱您,我又何必说谎!可我已为人妇,必须对他忠诚!”

  奥涅金这个角色的悲剧性在这一刻爬升至顶峰。而他的悲剧是个必然结果,是个大环境烘托下慢慢蜕变的结果。然而话剧时间尺度有限,容不下诗中全部的内容,对奥涅金的塑造进行了裁剪,更多的侧重放在了他的“轻浮”上面。因此,当剧情推动到最后,奥涅金的给塔季扬娜的信显得略有突兀,他的形象也更像个英俊的花心大萝卜。而且话剧人物描述很大比例划给了塔季扬娜,相比之下奥涅金这个形象的深度有所缩减。

但话剧奥涅金的叙述采用了一种巧妙的方式:两个奥涅金,同时上台交替叙述,老年奥涅金的部分视角引用了原著的旁白部分。这使得奥涅金更加具有了“人性”,为他不近人情的郁郁寡欢增添了一丝悔恨,也调和了一部分人物塑造出的轻浮。总体上来说,我其实对话剧里奥涅金的塑造不是很满意,但比起原著中使命感和沉痛的时代压迫,话剧的主旨推动则更加空灵。话剧诗意地书写了死亡。那些美丽的暗喻、骠骑兵的眼泪以及让奥莉加以自己的视角来叙述“墓碑下的遗忘”,还有最后一幕塔季扬娜与熊共舞,让我更多地感受到了生与死的交替、人性中不可磨灭的爱与向往。就像是一层薄雪落在了心头,化了仍有指尖触碰的温度。

  《奥涅金》我是囫囵吞枣地咽了一次长诗后,再去看剧,复读原著,再看剧,往复循环,持续性戒断失败。不由得想到自己的观剧习惯:读原著+熟悉语种。

  无意间看到剧群里面有人提到语言共情这个话题,这也是我近几天一直在思考的事,也是看《水与森林》之后突然开始决定学法语的重要原因。

  不可否认,我对中文的共情能力是最大的。这是我说了二十多年的语言,亲切,使用频率高,对于语境了解得更多,因此对它反应最快,没有语言认知的障碍。其次是日语和英语,这两门我也使用了近十年甚至以上,虽然我学得很烂(叹气)但是能够在听到的瞬间迅速切换到对应的语言系统——意思是,不管听不听得懂,思维都是直接用英语/日语呈现的,并且能够分辨出文章的好坏。但由于我词汇量小,日常说得也少,所以这两门的体会也注定不如中文。

  借以这个过程,我想说的是,当你多掌握了一门语言再去看那部剧时,就会有一个全新的感受。不会受制于字幕,更加直接地接受演员的呈现。看完《水与森林》的我又兴奋又难过,兴奋在于在我看来这是个好本子,难过在于我有语言的鸿沟,我没法感受到台词原汁原味的力量。《奥涅金》也是,奥涅金有个很厉害的一点就是它的翻译特别神仙特别牛,遣词造句毫无译制腔,这样对着这些神仙般的翻译,加上各个话剧演员神仙般的演绎,我作为观众就能达到很高程度的共情。但脱离了这个翻译,我的共情程度可能就没这么高了。

  戏剧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尤其是由书籍改编成的作品。有时候会觉得读原著不好,因为戏剧毕竟时间有限,演员水平良莠不齐,提前读了原著会被自己脑海里的想象框死,进而由于期待过高而坠入失望深渊,时间一长自己还是会去读书,省时省力。但看了几次现场后发现,那种在自己面前真真切切演起来的还是不一样。鲜活,像是你能感知到的生活一隅,但又有多元的理解。编剧以及演员的能力,缺一不可,撑起剧的主心骨。领悟了书的精神,再用众人的力量去直接传递。

  这让我想起来六月末孟京辉的《茶馆》,褒贬不一,分化严重。老孟素来以“先锋戏剧”为招牌,但“先锋”是个有时效性的词汇,也不能让这个概念只停留在剧本文本。依我看来好的戏剧其实可以跨过语言壁垒,而且必须得用遣词造句以外的东西去打动观众:人家来看剧,不是来听朗诵会,对吧?即便看剧是个很主观的事儿,但品质是实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在某大环境下跪久了忘了怎么站着,也太悲哀了点。自己看的学的都太局限,得多看,得多学。仅仅停留在感官层面的认知和体会还是浅了些,得再看点儿系统理论层面的东西去加深自己的维度,或许就能发掘到更多趣味了。

 

学法语的第一天:快乐→有趣→想死


满脑子全是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


是接手的第五门语言啦!


学习语言还是很有趣的,争留个学过的痕迹~